荀勖
荀勖,字公曾,颍川颍阴人。曾祖爽,为汉硕儒,拜司空。勖自幼岐嶷夙成,年十余能属文,及长,博学达于从政。魏末参司马昭大将军军事,徙从事中郎领记室,与斐秀、羊祜共管机密。司马昭即晋王位,以勖为侍中,受腹心之任。武帝受禅,以元勋封郡公,拜中书监,加侍中,领著作,与贾充共定法律,刑宽禁简,百姓便之。泰始初(265),勖与充俱以佐命功臣,掌握政柄,权寄隆重,为西晋初朝廷权力的核心。泰始七年(217),反对派朝臣议出贾充为都督秦凉二州军事,以阴夺其权,是为西晋党争中双方胜负的关键。勖设计使贾充之女南风结婚太子,贾党势力得以保全,但也为日后贾后乱政布种祸因。咸宁间(275-279),武帝决心伐吴。勖等以此举计不已出,功不由身,陈谏以为不可。贾充死,勖为巩固功臣集团政治利益,继续对抗朝中反对势力,极力维护皇储(即惠帝)的继承权及贾妃的地位,并排斥另一位可能的继承人齐王攸,因此朝野士大夫指勖“倾国害时,孙资、刘放之匹 ”。勖久在中书,专管机事,有才思,性慎密,屡次议论损益,甚见宠信。久之,迁守尚书令。太康十年卒,诏赠司空。有十子,较闻名的有藩、辑及组等。著《中经新簿》,开创图书四部分类法,将群书分成甲乙丙丁四类,即经史子集四部。精通音律,参与整理汲冢竹书。

早而岐嶷

荀勖是东汉司空荀爽的曾孙,出身于世家名门。荀勖的父亲荀肸早逝,荀勖幼年时由舅家抚养。他十分聪慧,十岁时就能做文章。荀勖的堂外祖父曹魏太傅钟繇曾感叹道:“这孩子将来一定比得上他的曾祖父(指荀爽)。”

荀勖成年后,博学多闻。正始(240年-249年)年间,他被大将军曹爽征辟为掾属,又改任中书通事郎。

治理有方

正始十年(249年),曹爽在高平陵事变中被诛杀。当时曹爽的门生、故吏没有人敢前往吊丧,唯有荀勖前往,众人于是也尾随其后。  后来,荀勖被任命为安阳县令,又转任骠骑将军从事中郎。荀勖在任安阳县令期间,治理有方,百姓为他建立生祠。之后调任廷尉正,又参谋大将军司马昭军事,赐爵关内侯。转任大将军从事中郎,领记室。

出谋献策

甘露五年(260年),魏帝曹髦不满司马氏专权,想要秘密讨伐司马昭,当时司马昭的掾属孙佑等人守在阊阖门。司马昭之弟安阳侯司马干听说发生兵变,要进阊阖门,孙佑对司马干说:“还没有人进这个门,可以从东掖门进去。”司马干进入后,司马昭责怪他来得太晚,司马干将来迟的原因说明后,司马昭欲将孙佑灭族。荀勖进谏说:“孙佑不让安阳侯进门,确实应深受责备。然而事情总有顺心的不顺心的,用刑轻重不能以喜怒为转移。成倅有罪,刑只及于本人,而孙佑却要全族诛灭,恐怕天下义士们会有所议论的。”于是只免孙佑为庶人。

当时,官骑路遗请求作为刺客入蜀行刺(之前的中郎郭修就成功刺杀了蜀汉大将军费祎),荀勖对司马昭说:“明公您以至公之道治理天下,应该举正义之师来讨伐叛贼,用行刺的办法去除贼,这不是以德服远人的道理,也不能为四海之人做榜样。”司马昭认为这个意见很好。

景元四年(263年),钟会在蜀谋反时,消息并没有得到证实,只是外人传闻,司马昭平素待钟会甚厚,不相信他会谋反。荀勖说:“钟会虽然受了您的恩惠,但此人不能看作是得恩而思义的人,应该早作戒备。”于是司马昭立即出镇长安。主簿郭奕、参军王深认为荀勖是钟会的从外甥,幼年在舅家长大,劝司马师将荀勖贬出去。司马昭不听,并且使荀勖与自己同车陪坐,像原来一样对待他。 [8]

此前,荀勖进言道:“伐蜀应该以卫瓘为监军。”及平蜀后发生钟会叛乱,有赖于卫瓘才得以平息。

景元五年(264年),钟会之乱被平定后,荀勖随司马昭回到洛阳,并与裴秀羊祜共掌机密之事。 [9]  当时,将要派使者出使东吴,让诸位文士草拟与孙皓的书信,司马昭选用了荀勖所作之信。孙皓接书后回报说愿意和亲通好,司马昭对荀勖说:“您之前作的那封信使吴国顺服,真是胜过十万大军啊!”同年,司马昭进位晋王,他任命荀勖为侍中,封爵安阳子,食邑一千户。

定令修律

泰始元年十二月(2661月),晋武帝司马炎受魏帝曹奂禅让,建立西晋。改封荀勖为济北郡公,但因为羊祜辞让自己的封爵南城郡侯,于是荀勖也跟着辞让,降为济北郡侯。又被拜为中书监,加侍中,领著作事,与车骑将军贾充等人共同制定律令。

泰始七年(271年),向来与贾充不和的侍中任恺、河南尹庾纯推荐贾充镇守关中,以抵御叛乱的秃发鲜卑族首领秃发树机能。荀勖对冯紞说:“如果贾公远放外任,我等在朝会失势。现在太子的婚事未定,如果让贾公的女儿成为太子妃,那贾公自然会留在京师任职了。”于是荀勖与冯紞找机会在武帝面前称道:“贾充的女儿才色绝世,如果纳入东宫,必然能扶助未来人君,就像《诗经 关雎》所歌颂的后妃之德一样。”于是太子的婚事就这样定下来。荀勖因此被时人讥讽为奸佞谄媚之徒。

许久后,荀勖被加授为光禄大夫。荀勖曾掌管音乐,他所修订的音律流行于世。不久,任秘书监,与中书令张华一起按照西汉刘向的《别录》整理古籍。又立书博士,设置博士弟子,教习书法,以钟繇、胡毋敬的书法为规范。 [14]

咸宁元年(275年),荀勖与太保何曾及已故的太傅郑冲等人都得以列名受祭。

咸宁五年(279年),王濬上表请求伐吴时,荀勖与贾充坚决谏阻,认为吴国还不可以讨伐,司马炎并没有听从他们的意见,而伐吴果然成功。次年,司马炎论荀勖专管诏命之功,封其一子为亭侯,食邑一千户,并赐荀勖绢千匹。又封其孙荀显为颍阳亭侯。汲郡古墓中的古文竹书被发现后,司马炎下诏让荀勖编撰整理,撰成《中经》(即《中经新簿》),交由秘书监保管。

建议时政

当时,朝中议论让王公们都到封国就职,武帝以此事问荀勖,荀勖回答说:“诸王公多已任都督之职,若使其回封国,则都督地方之任废弃。按封国治理,必然分割郡县,人心恋眷乡土,必因此而心意不顺。封国都要置军队,官兵还要供封国使用,守边的军队就会不足。”

司马炎让荀勖再作考虑,荀勖又陈述说:“如果按照诏书仿效古代诸侯选拔人才,使军务与政令合一,在封国地域都督军务,那诏书旨意是对的。至于将固定的封疆割裂开,而又亲疏不同,这当然也是好的。然而使旧土割裂,恐怕会发生动荡,必使人心急促生变。我审慎思虑,私下认为还是应依原制不动。若遇到某种情况,不得不转移封地,只要不至于分割土域,损夺封国之利,是可以相宜行事加以节度的。五等封国行于远古,今日实不成制度,只是虚名,事实上和旧时的郡县乡亭的封制无异。若匆忙改变,恐怕将成遗憾。当今先解决大的问题,五等制的问题可以在以后再裁定。凡事虽有经久而更加完善者,但临时有不得不解决的问题,也不可忽视。”武帝认为荀勖的意见允当,因此在很多地方都听从他的意见。 [19]

朝中又议论裁减半数州郡县官吏,以支援农业生产,荀勖提出意见认为:“省吏不如省官,省官不如省事,省事不如清心。昔日萧何、曹参为汉相,怀清静之心,百姓有‘萧何为法,觏若画一’的歌谣,这是清心之本。汉文帝垂衣拱手而天下大治,几乎不用刑法,这是省事的结果。汉光武帝合并吏员,县官国邑设置官吏才及原来的十分之一,这是省官。魏太和年间,派遣朝廷使者四出,精简天下吏员;正始年间,也曾合并郡县,这是省吏。现在想要寻求根本,就应该以省事为先。处在官位上的人,一定要使他们知道萧何之心,来辅佐国家,大行教化。重义行,崇和睦,使以邪道得宠者不得居官位,则虚伪之行自然消逝,浮华之人会畏惧缩敛。重敬让,尚知足,令贱者不妨害贵者,少者不欺凌长者,疏远者不离间近亲,新识者不离间旧友,小者不加于大者,淫行不破义举,则上下相安,远近之人互相信任了。官位不能以钻营的手段得到,荣誉不能靠朋党吹捧求得,则是非就会弄清,官人不会受迷惑了。去掉奇技,抑制异说,好改变旧规以侥幸获非常之利者必加重刑,则官守其职,民心不会见异思迁了,事存则政繁,政繁则功废。在位的官吏孜孜不倦,守职司者日夜不懈,虽是才智短浅之人,也能尽其职守。上下信任如金石之坚,即使有小过失,也不会妨害国家大政,应该忍耐宽容。简省文牍案卷和细碎繁苛的条文,法令的施行,一定易于人民接受。得益如盼阳春,避罚如畏雷电。不能使细碎条令烦扰百姓,并为百官所轻慢,不能朝令夕改,使百姓厌恶,如此则官吏竭诚尽职,百姓拥护国家法令。分职务而设官,委托政事以求成效。君子竞争向上存于心而不以力相争,估量自己的才能接受职位,谋不出其位,则官无分外之业,政事少有奸诈了。这些都是我所说的省事之本。若无多事之弊,虽不省吏,天下人也认为是省吏了。如果想要省官,我认为九寺之职可合并于尚书,兰台的事应交付三府。然而现行制度已历多代,为世人所习惯,所以很久以来有这种想法而未敢提出。至于省事,还是以求实为善。若只作笼统的规定,都减少一半,恐怕文武众官、郡国职责及事之兴废各不相同。凡发号施令,典则允当者可以使民安,无规律而杂乱者会使政道壅塞。凡到职临事的人都要精察得失。使忠信明察的官长,裁决适中的举措,列条上奏。然后全面斟酌,宜省者省,则令下必行,不可动摇。如不这样,恐怕只是迷惑视听,会造成前面省去,后面恢复,或更加繁杂,这也不能不重视。”

太康三年(282年),司马炎下诏道:“荀勖聪明通达,辨识天命所归,有佐命创业之功,兼有博学多识之才。久任内职,功勋卓著,咨询朝政,谋略允当。应登大位,以辅助朝政。现在以荀勖为光禄大夫、仪同三司、开府辟召掾属,守中书监、侍中、济北侯职务封爵不变。”

当时太尉贾充、司徒李胤都相继去世,太子太傅职务又空缺。荀勖于是上表陈说道:“三公和太子太傅之职,应有恰当人选。如果让杨珧为太子太傅,一定符合圣意。尚书令卫瓘、吏部尚书山涛都可担任司徒。如果认为卫瓘新任尚书令不便改任,那山涛就更为合适。”司马炎采纳了这些建议。

太康四年(283年)秋季,各州郡发生水灾,兖州一带尤其严重。荀勖上奏认为应该设立都水使者。

此后门下启通事令史伊羡、赵咸为宫中舍人,掌管法令条文。司马炎下诏就此事询问荀勖的意见,荀勖说:“当今天下幸赖陛下圣德,使得四海统一,可望大道兴隆,教化和睦,垂训于将来。而门下官员上有程咸、张恽,下有此类人物,想要以繁法苛令治国,这是我不能理解的。汉朝的张释之劝谏汉文帝,认为兽圈啬夫不宜被任用;邴吉停车,阐明调和阴阳之理。此二人难道不知道小吏也可施恩惠,只是更重视朝廷教化的推行。当年魏武帝让中军司(应作中军师)荀攸掌管刑狱,魏明帝时就将这一职务交付内常侍。据臣所知,明帝时只有刘泰所任的通事等官,不过与殿中官是一样的。又论者都说应省官简事,而要求增加管理的人又相继而来。很多人说尚书郎太令史不亲手起草文书,都委托给书令史及干事,真是吏多就互相依赖。增设掌文法的官职,恐怕只能会干扰台阁大臣的工作,损耗他们的精力,臣私下认为是不可行的。”

怅恨失职

司马炎素来明白太子司马衷愚钝懦弱,恐怕以后给国家带来祸乱,于是派荀勖与和峤前往观察情况。荀勖回来后极力赞扬太子有德,而和峤却认为太子还是老样子,于是天下人尊敬和峤而鄙视荀勖。司马炎将要废黜贾南风时,荀勖与冯紞等进谏请求,贾南风才没有被废,当时议论的人都以为荀勖倾覆国家搅乱时局,是孙资、刘放之类的人物。

然而荀勖做事小心谨慎,每有他所参与的诏令大事,就算已经宣布,他也始终不说,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参与其事。族弟荀良曾劝荀勖说:“您失去众人的信赖,给别人做了好事就应该说出来,那样对您怀德感恩的人就会多了。”他的女婿武统也劝说道:“应为自己的事经营安置一下,以便有人归附拥戴您。”荀勖都沉默不应。回来对儿子们说:“作为人臣不守密则失掉自己的身份,树私党则背公事,是应该深为警戒的,你们也会官路亨通,应当懂得我的用意。”很久之后,朝廷以荀勖为守(代理)尚书令。

荀勖长期在中书监之位,专管机密之事。失去此职后,心中怅恨不满。任职时有人前往祝贺,荀勖说:“夺了我禁苑中凤凰池的官署,诸位怎么还来祝贺我!”但在尚书令任上,还是尽职尽责。考试令史以下的官吏,核实其才能高低,那些不熟悉法令条例,不能解决疑难处理事务的人,当即就被遣出。他在职一月多,就因为母亲去世而上缴印绶请求辞职,司马炎不许,派散骑常侍周恢传达旨意,荀勖这才奉诏履行职责。

荀勖久管机密之事,才思敏捷,能揣摩人主心思,不触犯人主之意,所以能始终受到皇帝宠信,保存其爵禄。

太康十年(289年),荀勖去世。司马炎下诏追赠其为司徒,赐棺木、朝服一具,钱五十万,布百匹。又派遣代理御史持节护丧,赐谥号“成”